Category

中外健美选手齐聚三亚“秀肌肉”

12月23日晚,“吉成健美之夜”第9届三亚国际沙滩先生比基尼小姐大赛在海南三亚举行,来自中国、俄罗斯、乌克兰、古巴等16个国家和地区的近500名选手参赛。比赛设有男子健美、男子古典健美、男子健体、沙滩运动先生、女子比基尼、女子健体、沙滩运动小姐、沙滩美臀等多个项目。图为男子古典健美选手进行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骆云飞 摄

C114讯12月17日消息 日前,思科服务提供商网络业务高级副总裁Jonathan Davidson在巴克莱投资者会议上表示,网络运营商需要解决三个关键领域才能促进5G服务的交付,而思科正在其中两个领域发挥作用。

正如前文所述,无线网络建设一直是运营商建设网络的成本大头,近年来由于人口红利的消失,运营商出现增量不增收的窘境,因而对于5G建网成本非常敏感。为了摆脱传统设备商的重度绑定,全球主流运营商发起O-RAN联盟。从目前来看,O-RAN将会率先在小站上发力,目前有大量传统IT厂商、天线厂商、软件公司等企业涌入,并没有思科这样的巨头。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,虽说O-RAN看似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,但在商业模式尚未清晰之前,思科不会盲目跟从,因为对于巨头而言,成本过高。

其实,在笔者看来,思科始终不愿进入无线接入网市场,或许是一个再正确不过的选择。

或许这是最正确的选择

具体来说,思科具有旁人不可及的资金优势,根据其最新公布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来看,实现营收132亿美元,同比增长1%,净利润虽同比下滑18%,但仍有29亿美元的净收入;另外,客户资源丰富,一直以来,全球几乎所有的运营商均是思科IP产品的客户;此外,技术能力层面,思科一直是技术实力的引领者,前不久思科发布全系端到端网络产品的升级解决方案,特别是Silicon One芯片,通吃路由和交换产品,足以体现出思科的技术能力。

很显然,思科几乎从未参与过无线接入网业务,因此Jonathan David所说的另外两个领域已经非常明确,思科也正在通过其新的路由器和光网络技术瞄准着这两个领域。近日,思科对其端到端网络产品组合进行了全面的升级,发布了包括全新芯片、8000系列产品线、面向400G的光网络产品等,以推动5G的发展。

与此同时,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一直希望思科能够大力进军5G无线接入网领域,并发展成与华为等设备商相当的5G无线接入网供应商,形成全新的竞争格局。另外,也多次传出思科将收购爱立信的传闻,这也是思科较为擅长的扩张方式。

其实对于思科而言,如果它真的下定决心进入5G无线接入网市场,其实还是有些许机会,也正面临着很好的环境。

且不说需要投入多少资金,多少人力,多少时间,这对于思科来说并不是最大的挑战和难题。思科作为巨头,不同于中小企业,一旦决定进入某一市场,必定是不会满足于边缘玩家的角色。这就好比,当思科决心进入硅光领域的时候,思科采取的策略是不断并购优秀的硅光模块企业,以增强技术能力,保证解决方案的完整性,这是思科的做事态度和决心。

在整个产业链中,由于无线接入网涉及大量天线、射频、基带处理能复杂功能,为了保证电信级业务6个9的标准,这类硬件产品都是专有且独特的。毫无疑问,无线网络建设一直是运营商TCO(Total Cost of Ownership,拥有总成本)的最主要部分,大致占比在60%~70%。也就说,虽然思科能够在核心网和承载网两大关键业务占据领先地位,但是获得收入与无线接入网业务相比略显逊色。

与此同时,众所周知当前无线接入网市场基本固化,根据全球ICT行业权威市场研究机构Dell’oro发布的《2019年第三季度移动无线接入网络市场份额报告》显示,华为、爱立信、诺基亚、三星和中兴通讯占据了几乎95%以上的RAN市场份额。在此前的收购爱立信的传言告破之后,为了这5%的市场空间而专门设立一个部门,对于思科这样的巨头而言,负担过于沉重,如果此刻大张旗鼓的进入这一市场,用一句话来形容,那就是“既没前景,也没钱景”。

正如Jonathan Davidson所说,核心网、承载网是网络运营商5G基础架构的“关键”组成部分,思科已经准备好在这两个领域赢得市场。那么,已经拥有两大“关键”能力的思科为何没能进一步涉足无线接入网,获得更多的5G市场份额呢?

5G对于所有相关产业链厂商而言都是巨大的历史机遇,据市场调研机构IHS Markit发布的《5G经济》报告显示,到2035年5G将创造13.2万亿美元经济产出。面对如此庞大的经济效益,产业链上的所有厂商都希望能够在5G的整个发展周期内分一杯羹。毕竟,在这两年4G建设的尾声,部分产业链上的厂商已经开始负增长,急需5G来带动业务的发展。

不过,从Jonathan Davidson的言语中,并不存在放弃无线接入网业务一说,一方面,思科从未大规模进入这一市场,目前也有小范围涉足边缘的小站产品,或许待O-RAN成熟之后会大举进行相关布局;另一方面,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下,或许会通过并购的方式入场。

坚定不参与5G RAN市场

最终在种种原因的驱使下,虽然有上述天然优势,但是思科仍然不为所动,不愿进入5G无线市场。当时思科认为,无论是在时间成本还是资金投入成本上都很大,同时5G无线接入网技术是一个沉淀的过程,短时间内很难看到成效。

此外,无线网络的演进过程已经形成路径依赖,一旦选择了某种演进路径,就好比走上了一条“不归路”,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。这也贯穿了整个移动通信从1G发展到5G的整个过程。具备无线解决方案能力的厂商在不断的并购、博弈过程后,目前仅剩现有的几家。这也好比现在的终端基带芯片市场,如果没有经历整个移动通信的发展历程,没有积累,很难或者基本不可能有新企业进入这个主流市场。所以说,无线接入网市场,对于新进入者而言并不友好,即便是巨头也是如此。